“联手”京东,能为天际带来什么?-炫红车网

“联手”京东,能为天际带来什么?

后续,对于这家车企更大的挑战则是,怎样在这条竞争变得愈发激烈的狭窄赛道上,获得更多用户的青睐?

进入2021年后,新势力造车间的格局,正在逐渐变得清晰且明朗。

以蔚来、理想、小鹏为代表的头部三强,月交付量已经稳定在5,000辆以上,品牌层面也获得了终端消费者的认可。之后的哪吒、零跑、威马、天际、爱驰等车企,虽综合表现稍显逊色,但同样慢慢站稳了脚跟。

并且,随着整个中国新能源市场的继续向上,其处境还在不断向好,外界对于它们的关注度攀升明显。而就在昨天,在首届中国国际消费品博览会现场,作为新造车二线梯队中的一员,天际汽车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

京东整车业务部总经理袁野、天际汽车车联网副总裁俞松耀共同签署战略协议,京东零售集团生活服务事业群总裁缪钦、天际汽车董事长兼CEO张海亮出席签约仪式。

对于联手京东,天际汽车董事长兼CEO张海亮表示:“天际汽车在智能出行领域有着得天独厚的技术与创新优势,双方将打通品牌、产品、用户、渠道等多维度资源共享,在数字化营销、智能产品深度定制、智能出行生活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这是天际汽车在高端智能出行领域的又一重要探索。”

至于天际,究竟能够在本轮战略合作中获得什么?答案或许集中在几方面。首先,可以预见的是,天际汽车的智能产品,将逐步搭载京东车载语音、地图场景和车载支付能力,并导入京东核心服务,逐步覆盖从支付、购物、娱乐到生活等多场景创新,拓宽天际汽车智能座舱的全场景交互能力。而这一点,在智能电动车的推广与普及中,正在变得愈发重要。

其次,伴随5G、人工智能、物联网时代的到来,智能生态已经全面渗透产业体系。作为智能移动终端,未来汽车是什么样的,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品拥有怎样的智能生态。为此,天际汽车将导入京东自有的产品开发、零售及售后保障能力,共同打造交互层、场景层和硬件层为一体的移动出行解决方案。

换言之,除产品端外的交互端、服务端,天际也将获得京东的帮助。最后,或者说双方想要达成的愿景,则是万物互联,融合娱乐生态、金融生态、生活生态、出行生态、物流生态等。

综合来看,随着获得京东投来的“赞成票”,无疑对天际自身的发展,有着本质上的帮助。而后续,对于这家车企更大的挑战则是,怎样在这条竞争变得愈发激烈的狭窄赛道上,获得更多用户的青睐?

不久前,曾花费大约一周时间,详细体验了其首款量产车型ME7,平心而论在产品端,其足以称得上一款没有明显短板的“好车”。但是参考同级别竞争对手日益打响的价格战,以及营销板块的纷纷发力,或许天际还需展现出更大的决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红车网 » “联手”京东,能为天际带来什么?

联想创投:穿针引线,为“车轮上的中国智慧”勾画立体蓝图

今年“两会”期间,联想懂的通信在智能车联领域冲进了“热搜”。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懂的通信在其全球智能物联网平台实时在线连接着近2000万台设备,数量直追中国三大通信运营商。目前中国85%的造车“新势力”厂商都选择其作为合作伙伴,共同开拓车联网和智慧交通新业态。

懂的通信,正是联想创投孵化的企业之一,已成为联想在车联网、智慧交通领域“全链条”布局的重要一环。联想正在携手全产业共筑“车轮上的中国智慧”,而联想创投通过孵化和投资的力量,独具慧眼,为“车轮上的中国智慧”探路。

独具慧眼:前瞻性布局智慧交通全产业链条

近年来,联想集团持续推进从单一的个人计算机业务向多元业务的转型。作为联想集团智能化转型的“探路灯”,联想创投在成立之初的2016年,就高度看好“智能互联网”这一当时还默默无闻的领域,提早布局核心技术。

紧紧围绕集团3S战略[智能物联网(Smart IoT)、智能基础架构(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s)],联想创投投出了旷视科技、寒武纪、宁德时代、蔚来等优秀上市公司和独角兽,在即将到来的智能互联网新时代为联想牢牢卡住了“C位”。

作为智能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车联网、智慧交通领域自然也不会被错过。事实上,联想创投对车联网的布局是全方位的,遍布产业链的各个环节。

在能源动力方面,联想创投圈中新能源电池领跑者宁德时代,作为联想创投少有的在中后期才进入的项目,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表示“贵也要投”,理由是“如果清洁能源电池是未来,那宁德时代就可能是未来的中石油、中石化,800亿不算多,(未来市值)可能是过万亿。”

此外,在芯片领域,联想创投投资了比亚迪半导体、芯驰科技;在自动驾驶领域,有轻舟智航、一清科技、中科慧眼等专注于自动驾驶及计算机视觉技术的新兴企业;在整车方面,被投企业蔚来如今已成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领头羊”;在智慧交通“大脑”领域,联想创投选中的则是深交通这一实力选手。

可以看出,联想创投对车联网、智慧交通的投资,已经完整地覆盖了“城市交通大脑”、车路协同、智慧互联、整车体验、能源动力等交通行业的各个方面。这也体现了联想创投与普通VC及偏传统型CVC机构相比的优势:不单纯追求财务回报,不被集团既有业务所“框定”,而是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去做孵化和投资,瞄准未来IT领域高成长高潜力的产业机会,从整个产业的高度进行投资布局,并推动联想主营业务与“新IT”不断融合,这也正是CVC2.0时代的联想创投之道。

雪中送炭:助跑智慧交通“新物种”

“我们认为智能互联网是未来10—30年最大的产业机会,而既有核心技术,又能深入行业肌理的‘新物种’能够创造巨大的产业价值。”贺志强曾对媒体表示。然而智能互联网赛道的回报周期会更加漫长,因此,他又经常鼓励团队,一定要有战略耐心。即使是成员企业遭遇至暗时刻,都要雪中送炭、坚定信念,不轻易动摇。

贺志强在联想2020创新科技大会(Tech World 2020)现场

作为联想创投成功孵化的子公司之一,懂的通信已成为联想在车联网布局的“重要一子”。记得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懂的通信CEO王帅当年决定要将其作为创业项目、自负盈亏的时候,所有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贺志强却对懂的通信充满信心,并在业务、财务、人力、市场等方面给与了全力的支持,助力懂的通信坚实的成长起来。

联想创投投资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在2019年底遇到了现金流枯竭的大麻烦,股价一度跌到谷底,很多曾经热捧蔚来的投资机构都选择了“割肉”。但联想创投却坚定看好蔚来的发展,积极为蔚来融资,并由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亲自为蔚来与合肥市政府“做媒”,使蔚来从合肥市得到了宝贵的100亿投资,成功过险,触底起飞。

同样有着类似经历的,还有轻舟智航这家国内智能驾驶头部企业。作为天使轮投资,联想创投不仅在企业困难时入资,更帮助企业对接了武汉市政府,轻舟智航的robo-bus智能驾驶小巴车已经在深圳、武汉、苏州多地运营,而联想创投牵线的招商局资本、今日头条也已作为下一轮股东入资,加入了轻舟智航的“股东朋友圈”。

芯片行业更需要“长期的耐心”。2021年,受汽车芯片供应不足的影响,“芯片荒”成为了全球车企的命门,由于坚定看好半导体芯片行业的发展,早在2018年,联想创投就参与了芯驰科技的天使轮融资,随后,又在2019年持续加入了Pre-A轮的投资者行列。目前芯驰已针对智能座舱、自动驾驶等分别推出了三个车规级的芯片产品,也是中国第一个取得ISO-26262:2018版车规认证的半导体企业。而芯驰科技,还只是联想创投在半导体领域投资的十几家细分领域的龙头之一。

联想创投与车联网的故事还在持续发生,深交通、比亚迪半导体、一清科技、中科慧眼……智慧交通成员企业越来越多。也正是对智能互联网的坚定信念,才能够让联想创投耐心地做“时间的朋友”,陪伴成员企业成长,最终摘得丰硕的果实。

伏脉千里:立体布局联想生态圈

联想创投自2016年成立以来,就肩负着为联想集团探路IT未来的重要使命。对于被投企业,联想创投竭尽全力使其加入联想“生态圈”,共同形成业务协同、共存共荣的伙伴关系。

5年来,联想创投探索出两种协同方式,一种是被投企业与联想各自发挥自身优势,共同研发某种产品,将双方整合出来的产品或解决方案复制到不同行业;另一种是双方联合打单,帮助客户现场解决场景落地这一最大痛点。

在车联网领域,联想创投通过内部孵化和外部全产业链投资布局的方式,有力地推动了车联网和智慧交通产业的发展,也为联想拓展了企业发展的边界,取得了良好的协同效应。

包括蔚来、小鹏等在内的多家头部新势力车企都选择与联想合作,共同发展智能网联车系统;在“城市交通大脑”领域领先的深交通则选择与联想共同解决中国严重的交通拥堵等难题。

在联想创投成员企业之间,联想懂的通信、蔚来、宁德时代等产业上下游企业也进行着深入的合作。其中,联想懂的通信为蔚来汽车提供定制的车联网连接管理服务,帮助蔚来汽车打通了车辆后台系统、汽车APP、车辆之间的数据联通,实现整车智能驾驶。

交通,是一个国家繁荣强大的重要支撑,在我们不经意时,一场车轮上的“智慧”革命正在展开。联想创投率先开启CVC2.0时代,以其开放的投资战略推动着车联网产业的整体发展,持续推动与联想集团、成员企业之间的生态协同,构建起独特的网状竞争优势,成为“交通强国”建设中重要的“联想力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红车网 » 联想创投:穿针引线,为“车轮上的中国智慧”勾画立体蓝图

联邦机构警告特斯拉利用车主测试不成熟无人驾驶技术

盖世汽车讯 据外媒报道,一个美国联邦机构正在呼吁对自动驾驶测试提出更严格的要求,该机构所提出的变化,最终可能会迫使特斯拉改变向客户推出自动驾驶功能的方法。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正在呼吁联邦政府,对自动驾驶系统的设计和使用提出更严格的要求。上个月,NTSB致信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NTSB负责人Robert Sumwalt在呼吁全面变革时,共16次点名特斯拉。


(图片来源:特斯拉)

Sumwalt在信中表示:“特斯拉最近发布了其Level 2自动驾驶系统的测试版,该测试版软件被描述为具有完整的自动驾驶能力。通过发布这一系统,特斯拉正在公共道路上测试一种高度自动化的自动驾驶系统,却只提供了有限的监督和报告要求。NHTSA对自动驾驶测试的放任做法,给机动车和其他道路使用者带来了潜在的风险。”

虽然NTSB和NHTSA都是美国政府的车辆安全监管机构,但是他们的角色却有所区别。NTSB负责事故调查,包括2018年3月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以及2019年3月在佛罗里达州德尔雷海滩(Del Ray Beach)发生的涉及Autopilot的致命特斯拉事故,从而找到破坏性事件的根本原因。该委员会还负责向监管机构和汽车行业提出安全建议。

而NHTSA负责对被认为有缺陷或不安全的车辆、系统或部件发起强制召回。另外该机构还负责为车辆的安全和设计制定标准和报告要求,其中包括燃油经济性标准。

此前,NHTSA在监管特斯拉、通用、沃尔沃等车企,以亚马逊的Zoox、Alphabet的Waymo等科技企业的自动驾驶系统时,就一直犹豫不决。该机构副局长James Owens此前曾表示,他不希望“扼杀创新”。相反,该机构将监管任务留给了各州。

来自联邦政府的打压,可能会阻碍特斯拉对自动驾驶系统的测试,当前该公司将系统推送给车主,让他们在实际道路上测试该系统。特斯拉以1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其高级软件套装,并将其称为“完整自动驾驶(FSD)”。该公司表示,他们不久后将以订阅的方式提供FSD。

此前,特斯拉还向部分车主开放了FSD的测试版,此举实际上是将车主变成了测试员。该公司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还鼓励拥有FSD的车主报名使用测试版。除了FSD之外,特斯拉还有一套名为Autopilot的系统,该系统也具有一定的自动驾驶功能。虽然这两套系统的名称让人们认为它们可以实现自动驾驶,但是特斯拉在其车主手册中警告称,Autopilot和FSD需要驾驶员主动监督。

马斯克经常在Twitter和媒体采访中宣传Autopilot和FSD系统,但是在与监管机构的通信中,以及在公司财务文件中,其法律团队则会以更平和、精准的措辞提及这些系统。

2019年4月22日,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日活动上,马斯克承诺,其自动驾驶技术十分优秀,并声称特斯拉将在两年内生产出没有方向盘和踏板的车辆。在本次活动上,马斯克还谈到了一款旨在实现自动驾驶功能的定制芯片。

2019年5月2日,马斯克在一次募资电话会议上自信地告诉投资者,自动驾驶将把特斯拉转变为一家市值为5,000亿美元的公司。几天后,特斯拉完成了27亿美元的股票和可转换票据的超额认购。当时,该公司市值还不到500亿美元,而现在已经超过6,000亿美元。

今年2月11日,马斯克在一次播客节目中说道:“我认为自动驾驶已经变得足够好,除非你真的想自己开车,否则大部分时间你都不需要开车。”

然而,与马斯克的承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特斯拉公司最新的财务文件显示,该公司将其Autopilot和FSD仅仅称为“高级驾驶辅助系统”。 而在去年与加州机动车管理局的通信中,特斯拉将其FSD仅仅归类为“L2级”。

L2级指的是具有一些自动化功能,但是驾驶员依然需要保持注意力,并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最高的自动驾驶级别为L5级,这是一种可以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的车辆,不需要驾驶员干预。

Sumwalt对NHTSA的要求似乎很直接:他呼吁该机构要求汽车制造商在所有车辆中加入防撞系统、提供强大的驾驶员监控系统,并增加保障措施,确保驾驶员不会在安全的条件和地点之外使用自动驾驶系统。

具体到特斯拉,他建议NHTSA调查配备自动驾驶系统的特斯拉汽车,“以确定该系统的操作局限性、驾驶员误操作的可预见性,以及在计划中的ODD(操作设计域)之外操作车辆的能力是否会对安全构成不合理的风险。”

Sumwalt还希望NHTSA能够强制车企向联邦政府提交更加具体的安全报告。目前,自动驾驶汽车开发商可以自愿提供数据,但不必报告。

雪牛资本(Snow Bull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Taylor Ogan表示,建立一个明确的联邦规则,有助于美国整体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发展。他表示,联邦规则虽然可能会非常严格,但是可以使各州和地方当局保持一致,减少各个地区之间的法规差异。

很长时间以来,Ogan都是特斯拉车主,也是特斯拉和电动汽车的支持者。Ogan本人是2020款Model Y高性能版车主,他的车辆选装了FSD系统。这是他的第四辆特斯拉汽车。他表示,根据他个人对车辆的使用情况,他认为特斯拉拥有目前美国市场上最好的L2级系统。

然而他也表示:“我的汽车不能在停车场内自主导航,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认为它可以作为自动驾驶出租车使用。我的观点是,特斯拉不可能在短期内以目前的硬件实现L3级或L4级自动驾驶,这意味着自动驾驶出租车还不会出现。”

在他看来,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已经在自动驾驶领域超越了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上,特斯拉面临的竞争主要来自蔚来、小鹏、滴滴出行与比亚迪的合资企业,后者正在开发一款名为D1的自动驾驶出租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炫红车网 » 联邦机构警告特斯拉利用车主测试不成熟无人驾驶技术

赞 (0)